• 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。 - [纸醉声迷]

    2009-05-25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lishang0000-logs/44487646.html

    ——《美しいこと》《愛しいこと》随感

    一、理想。现实。 

    对于宽末而言,所谓美人,应该是江藤叶子吧。而所谓爱人,终究应该是松冈。

    她美丽、温柔、善解人意,除去无法言语之外,可算是异性心中完美的佳人,也是宽末心中理想(或者近乎理想)的情人。

    她以那样狼狈的姿态出现在宽末面前,却丝毫没能遮掩她出众的美丽。

    她神龙见首不见尾地出没于宽末的生活之中,更添几分未知的魅力。

    然而,“她”只是松冈不经意的谎言,并无欺瞒的初衷,终究是以华美的外袍掩饰了自己的正体和邂逅的真相。虽是既成事实,却也百口莫辩。

    可惜,如此女子只存在于宽末的理想之中,而并不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。

    故事,总是阴差阳错地在命运的冷笑中拉开序幕。

    得知心仪的人居然是个男子,对宽末而言,不啻于心中偶像的破灭。并不是松冈不及虚拟的“叶子”,恰恰相反,松冈是如此优秀以至于宽末在他面前不免有自惭形秽之感。可是,宽末自以为自己所心仪的,毕竟只是那位虚无缥缈的“江藤叶子”。理想的完美陡然被现实击破,那只是命运开了一个冷酷的玩笑。

    宽末很没用。不在于他没有出色的工作业绩,或者被炒鱿鱼,而在于性格上的优柔寡断,让旁人看得着急,恨不得在背后推他一把,或者干脆当头棒喝:醒醒吧~!他才是你真正的爱人!

    可是宽末对于感情太认真也太理想,反而急不得。他需要足够的时间,来接受这所谓的现实。他需要足够的距离,来审视对方的位置。他需要足够的冲动与刺激,来逼迫自己逐渐醒悟彼此的真心与本意。

    所幸,这种人一旦沦陷就是万劫不复的。

    所幸……?所幸。

      

    二、越过道德的边境。 

    曾经横亘在二人之间的鸿沟,不只是宽末对于自己心情的确定,更在于他观念中根深蒂固的道德观念:和男人是不可能的。

    太老实的人,很容易固执。宽末就是这种人。他向来所持有的理念和原则,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冲击,然而他无法接受这种冲击而拒绝改变。他真实地生活在这个社会之中,真实地受到这个社会的思维定势与道德准则约束,他的性格与成长氛围决定了他无法轻易背离曾经所接受的一切,乃至不惜狠下心来一次次拒绝松冈。

    不得不说,此时的宽末太残忍,因为他击中的,是松冈绝对无法改变的死穴。

    ——因为我……是男人?

    因为是男人,所以就罪孽深重了么?

    ——我想无论你怎么做都是不可能的……或许,真的怎么做都不可能了。

    无论怎样都已经不可能了。这样的断言,无异于对全部的否定,无异于死刑的宣判。那么一次一次的努力又算什么?拼命追逐的一切,原来都是幻影么?原本一切并不曾有希望,只是单纯的一厢情愿么?如果不能和最爱的人在一起,那么生存的意义又在何处呢?如果每一次呼吸都是心痛的话,又将用什么来面对这个荒凉的世界?或者,这一切的一切,从一开始就都是错误的吧……

    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西风悲画扇。

     

    三、喜欢。在一起。

    令宽末醒悟的过程可谓长途漫漫。

    所谓喜欢,究竟是一种怎样的感觉?

    只是想和他在一起,只是觉得会很开心,这样,也可以称之为喜欢么?

    “只是”……么?

    明明看着他孤独的背影会感到心痛,明明与他天各一方会无比落寞,明明误以为他有女友时会如此慌乱,明明想见他,想和他谈笑风生,想和他并肩而立,想……这,已经不是“只是”了吧?

    ——我、想……我喜欢你。

    也许正是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,宽末明白这一切的过程,实在是太漫长而纠结了,大概所有的听者听到宽末稍显犹豫的表白时,还是如释重负的吧。这个温吞迟钝的男人终于意识到自己的心情了啊……至于松冈,他已然等候得太久,已然精疲力尽、伤痕累累。确定心意之后的此时,已经不再需要言语,那一场孩子般不可遏止的痛哭,就是一切的说明与宣泄。(孩子,表这么哭,听得我心都碎了……OJZ)

    ——看到没有说任性话的松冈的真心话。宽末的胸口热了起来,可是又有些苦涩,呼吸都颤抖起来。谈着这样连呼吸都要停止的恋爱,他什么也做不了了。

    ——尽管很开心,开心得就要哭出来,可是他什么办法也没有。到周末为止的之后几日要怎样才能入睡?宽末像准备远足前的孩子扳着手指数起日子来。

    因为喜欢,所以想要在一起。

    因为想要在一起,所以喜欢。

    原本就是相辅相成的两面性,根本无须区别开来。

    只要看着他,便觉得心安。

    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。

     

    写在最后不知所云的话:

    第一次碟评,混乱得很。我需要承认这是某某文献学课上的产物么……扶额……

    写到最后发现居然是宽末中心,为咩,我明明更喜欢松冈的啊,掀桌~!

    呃,淡定,我很淡定……总之看客们包涵着点看吧╮(╯_╰)╭

     

    分享到:
    引用地址: